白洁中特玄机高手论坛|看图解码马横财图解特
>歷史>>正文

明朝“冒牌岳飛”,不但能打,還深深影響中國文化

原標題:明朝“冒牌岳飛”,不但能打,還深深影響中國文化

作者:我方特邀作者燕子陵

一:有人冒充岳飛?

身為一位后世景仰的民族英雄,岳飛卻也有一樁曾惹爭論的“閑事”:后人耳熟能詳的《滿江紅·怒發沖冠》,到底是不是他寫的?

比起 “威名戰功暴于南北”的沙場輝煌來,岳飛的文采也毫不遜色。凝聚了他滿腔熱血的《滿江紅·怒發沖冠》,至今傳唱不衰。那“怒發沖冠憑欄處”的悲憤,“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”的壯志,在每一次國家危難時,曾激勵多少英雄挺身而出,慨然以身許國。但是20世紀30年代,以余嘉錫為代表的學者,卻提出驚人觀點:這首世代震撼人心的《滿江紅》,根本不是岳飛原創,卻是明朝有人冒充岳飛之名寫的。

到了上世紀中葉,《滿江紅》的“作者問題”,爭論也更熱鬧了。“詞學宗師”夏承燾多次發文,鎖定了那位“冒充岳飛”的“明朝嫌疑人”。然后多位知名學者也紛紛參與討論,列出詳實的證據反駁此論。鄧廣銘先生的《再論岳飛的<滿江紅>是不是偽作》一文,更以確鑿的論證論據,證明了岳飛的作者身份。以《文史哲》刊物的評論說:“對《滿江紅》詞是否是岳飛所作的懷疑,基本可以打消了。”

所以,雖說有過爭論,但至今主流學界依然認定,《滿江紅》的作者就是岳飛。但既然能被夏承燾等詩詞大家認定“冒充岳飛”,那位“明朝嫌疑人”,自然也不是一般人。以夏承燾先生的話說,為什么懷疑他“冒充岳飛”?因為此人“是一位有文學修養的大將,身份和岳飛很相似”。

如此“和岳飛很相似”的漂亮人物,正是明朝中葉傳奇軍事家:王越。

二:大明傳奇戰神

王越,字世昌,明朝宣德元年(1426)生于河南浚縣。同時代的學者黃暐,曾稱王越是“天賜富貴”,若單看顏值,也是富貴氣十足:生得身板魁梧相貌俊朗,是明代官場上出名的美男子。第一次在明英宗面前亮相時,就把明英宗當場看呆,直接升了大同巡撫,惹得朝臣們吐槽“朝廷用人,多取儀表”——就是看臉啊。

但要論身世,王越卻是既不“富”也不“貴”,他是農家出身,靠著寒窗苦讀熬上來。殿式時好不容易答完卷子,考卷卻被一陣狂風刮跑,卻是不慌不忙,硬是找張白紙重新開答,在僅剩的時間里精彩完卷,一舉拿下進士功名。然后憑這滿腹文采與強大心理素質,在明朝官場幾經打拼,躥上封疆大吏高位——跟岳飛一樣,都是憑真本事逆襲的河南農家孩子。

但要論最像岳飛的,卻還是王越的另一樣真本事:打仗!

窮出身的王越,年輕時就是個熱血青年。以王越自己文集里的回憶說,少年時的他看了宋金戰爭的歷史,每次都氣的咬牙跺腳,一生氣就苦練武功。所以雖說早年當的都是“御史”“按察使”等文官職務,卻也橫練了一身騎射硬功夫,早就是文武雙全的狠角色。這才被明英宗驚喜發現,派到一片爛攤的大同重鎮“救火”。

而從明英宗晚年時擔任“巡撫大同”開始,王越那滿腹軍事才華,終于陸續爆發,他與兵將們同甘共苦,把多少原先一盤散沙,見到韃靼人就跑路的慫兵,成功訓練成嗷嗷叫的好兵。外加他除了會帶兵,更會來事。跟李賢這樣的內閣大佬甚至汪直這類“權閹”,都混成拍肩膀的鐵哥們。這下朝中有人好辦事,終于經過苦心經營,打造出一支西北鐵軍。

而在用兵謀略方面,王越更把岳飛“運用之妙存乎一心”的智慧完美發揮,在他大展拳腳的明朝成化年間,作戰從不按套路出牌:成化九年,韃靼可汗滿都魯侵擾天水定西,王越當機立斷,率五千精騎直插其大本營紅鹽池,一仗將韃靼可汗端出河套草原。成化十六年,韃靼軍隊再臨河套,王越故計重施,率精銳部隊,冒著大雪深入威寧海,給韃靼軍來了場暴雪突擊。傷亡慘重的韃靼軍再次敗逃。漢朝衛青“龍城飛將在”的榮光一幕,獵獵可見。

這一場戰斗,令土木堡慘敗后狼煙四起的大明邊防,一度煥然太平。屢戰屢勝的王越,也在成化年間得到了巨大榮耀,他長期擔任三邊總制,手握大明最強邊軍。兼職都察院左都御史和兵部尚書,堪稱十五世紀明朝“最牛封疆大吏”。成化十六年“威寧海子”大捷后,王越更獲封“威寧伯”,成為朱元璋時代后,明朝第三位因戰功封爵的文臣。

當然,榮耀背后,非議也一直包圍著他。為了減少帶兵的阻力,王越結交了權閹汪直,也因此被扣上閹黨的帽子,受夠了清流的痛罵。汪直倒臺后,王越也被論罪追責,差點以自殺明志。但幾年后的弘治十年,在大明西北邊防吃緊,后任邊將不堪用的慘狀下,年過七旬的王越再度出任三邊總制,慨然為國出征,與韃靼達延可汗在賀蘭山大戰,打的這位后來大戰明武宗的“小王子”,這次全線崩潰,倉皇敗退北逃。

這一場實實在在的“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”的戰功,也是他被懷疑“冒充岳飛”的緣由。

這場大戰,也成了他人生的絕唱。弘治十一年,王越在甘肅任上閉上了疲勞的眼睛,享年七十二歲。明孝宗痛惜無比,專門為他罷朝一日,受命為他抬棺,護送他靈柩回鄉的官員,更是未來的明朝“圣人”:王陽明。

而比起生前受的非議來,病故前線的王越,身后卻是好評如潮。從弘治年間到明末,明朝人不斷給他加上各種榮譽。《明實錄》的一句評語,更證明了他的地位:求如越比,蓋亦難其人焉——王越,就是這樣一位可遇不可求的英雄!

而比起這些沙場功業來,這位“疑似岳飛”的王越,還有另一個重大影響:文化!

三:給明朝詩歌“吊命”

王越同岳飛相似,不僅戰績斐然,而且文學成就了得。明末錢謙益稱贊他“酒酣命筆,一掃千言,使人有橫槊磨盾、悲歌出塞之思”,簡直是讀著讀著就燃。據說錢謙益在清軍破城打算殉難時,還用王越的詩歌給自己壯氣。

明朝永樂到成化年間,流行一種“臺閣體”詩,以三楊為首,特點是“雍容典雅”,其實就是歌功頌德,粉飾太平。由于三楊是臺閣重臣,一時之間模仿者眾多,文壇刮起了一股浮夸風。

但是王越的詩歌,大多數卻是邊塞詩和懷古詩,這是緣于他半生戎馬,起落沉浮,閱歷豐富。王越作詩,崇尚自然,尤其追求孟子所說的“浩然之氣”,氣象雄偉,奔放不羈,與他的經歷相互印證,交融寫照。比如:

王越作詩大都是即興所作,不留底稿,以致當時他的詩歌只有幾十首刊印流傳,現存的幾百首大多是后人整理的。

有趣的是,當他27歲罷官回家時,無事可干,終日寫文作詩,大多表現出對官場的厭倦,不知道的人乍一看,還以為是哪個老頭子寫的。“落日青山暮,西風百草新。”這“落日”“暮”“西山”,都給人老氣橫秋之感啊。但抒發真情實感的詩風,卻正是從此開始,被王越喚醒。看看同時代明朝詩壇,各種“臺閣體”的套路,就知這是多么重要一步。

不管是邊塞、懷古,還是抒發個人志趣,王越的詩都與臺閣體大有不同,有著強烈的個人風格,影響了后來的前七子、后七子、茶陵派、公安派,可謂從“臺閣”到“崇雅復古”的重要轉折,改變了明朝文學的走向。曾經在“臺閣體”中流于死板,甚至眼看要走向沒落的明朝詩歌,就這樣煥發生氣,更從明朝中期起,又在“詩必盛唐”的理念下,涌現出一批璀璨精品。正是王越的創作,給死氣沉沉的明朝詩歌,關鍵時刻“吊命”。

他有沒有寫《滿江紅》?這個或許是觀點不同,但重要的是,從他的一生里,無論寫詩還是帶兵,卻都可見與《滿江紅》一脈相承的,熱血忠勇的氣概。相信,這才是中華文明,歷經苦難卻不滅的傳承!

參考資料:《明史》、《明實錄》、《名山藏》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責任編輯:

聲明: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,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。
閱讀 ()
投訴
免費獲取
今日搜狐熱點
今日推薦
白洁中特玄机高手论坛 排列p三走势图 福利彩票系统 河内5分彩技巧 广东福彩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图 四川时时在线投注 体彩七星彩开奘结果180032 六开彩走势图49选7 竞彩足球竞彩版app 幸运28免费计划 幸运飞艇属于官方彩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