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洁中特玄机高手论坛|看图解码马横财图解特

從故宮到寧波,單霽翔能否再造一個“網紅”?

原標題:從故宮到寧波,單霽翔能否再造一個“網紅”?

寧波三江口 圖片來源:攝圖網

巴黎圣母院一場大火,讓它的財政問題再次暴露在公眾面前。投入的資金、資源和時間不足,導致全球很多文物古跡長年疏于保護,也沒有形成應急機制。除了政府財政支持,有效、持續的市場運作,或許才是維持名勝古跡“長青”的法寶。

文化需要“經營”,故宮是個很好的例子。日前,65歲的單霽翔“出宮”了,這位替故宮博物院“看門”7年的“網紅”院長,給故宮博物院帶來的最大財富之一,就是一個網紅級、現象級的IP。

單霽翔的“故宮模式”可以復制嗎?寧波這座城市,也許最有資格回答這個問題。

4月11日,單霽翔現身寧波,接受“中國(寧波)特色文化產業博覽會”(下稱“寧波文博會”)顧問和“創意寧波2020”建設計劃顧問兩份聘書。這也是單霽翔4月8日正式退休后,首次公開亮相。

浙江當地媒體直言:“

他把故宮變成‘魔性網紅’,現在準備‘創作’寧波這座城市。”

互動已久

“才出故宮門,便到三江口。”單霽翔和寧波之間的淵源,還得從寧波文博會說起。

根據當地媒體報道,寧波文博會是“浙江省重點打造的三大文化產業平臺之一,是目前省內最大、國內一流、國際有影響力的文化類展會”。自2016年以來,至今已成功舉辦四屆。其中,不乏故宮博物院各類“網紅”文創產品的身影。

2017年4月,單霽翔親自帶隊前往寧波文博會現場,故宮展區的產品受到火熱追捧。2018年,單霽翔不僅“帶隊”,還在寧波文博會進行《堅定文化自信,做中華傳統文化的守望者》主題演講,觀眾幾乎“擠爆”現場。近兩小時的演講與問答環節,掀起當年文博會主論壇高潮。

在2018年的文博會上,單霽翔已開始為寧波文化保護把脈。

寧波天一閣航拍 圖片來源:攝圖網

“天一閣是用傳統古建筑來作博物館,因此很多收藏都沒法展示。”他建議,天一閣博物館要像故宮一樣原狀陳列古建筑,現代展陳則應該離開古建筑群,建一個新展廳,新博物館和古建筑也要保持協調。

天一閣是世界最早的三大家族圖書館之一,也是寧波地標性文物保護單位。顯然,這與單霽翔擔任故宮“看門人”的思路一脈相承:“當這些文化遺產得不到呵護時,它們蓬頭垢面、沒有尊嚴,當它們得到展示,才會光彩照人。”

他將故宮用作“庫房”的大大小小的宮殿打理出來,建設為新的展廳,將那些在庫房“沉睡”的文物進行修復“診療”,讓更多文物與觀眾見面。2012-2018年,故宮開放面積從30%擴大至80%,展出文物則從不到1%增加至8%。

今年3月,寧波出臺“文化寧波2020”計劃。其中一項主要任務,正是2019年開工建設天一閣博物館擴建一期工程,新增4萬平方米空間的建設目標。

“如果寧波可能誕生一個‘網紅級’文博機構的話,種子選手就是天一閣和寧波博物館。”寧波社會科學院文化研究所助理研究員陳珊珊告訴城叔。

上周末落幕的第四屆寧波文博會,共吸引33.7萬余人次參觀,現場簽約項目20個,總簽約金額97.25億元。此前,寧波市委宣傳部常務副部長、2019寧波文博會組委會辦公室主任魏祖民透露,“故宮紫禁書院、故宮文物醫院等將與寧波天一閣合作,并邀請單霽翔給寧波提供戰略性建議”。

短板待補

事實上,從2018年開始,寧波就全力加碼文化產業發展。

2018年10月,寧波市文化產業工作推進會提出,加快文化產業做大做強做優,“補齊文化產業內容生產和服務的短板,培育新的特色增長點,打造文化保稅貿易產業區,做大做強對外文化貿易和文旅項目的引進”。

今年3月下旬,寧波一口氣拿出《“書香寧波2020”建設計劃》《“影視寧波2020”建設計劃》《“音樂寧波2020”建設計劃》《“創意寧波2020”建設計劃》四大文件,合稱“文化寧波2020”建設計劃。其中包括,全面啟動文創港建設、推進國家音樂產業園重點項目建設、培育和建設3-4個影視后期制作特色產業基地等一系列任務。

傳統制造業強市寧波,為何轉而在文化產業上“踩油門”?

“論產品附加值高低,制造業和文化產業沒法比。”陳珊珊說,比如制造業有的產品,其營業額即使達到50億元,可能增加值也只有幾百萬。但是文化創意產品500萬營業額,就可能實現400萬元增加值。

一份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、安永會計師事務所等共同發布的文化與創意產業報告也顯示,全球文化創意產業平均每年創造產值22.5億美元,雇傭員工達2950萬人,工作崗位數超過歐洲、日本、美國三地汽車產業工作崗位數總和。

在上海社會科學院新聞研究所所長、研究員徐清泉看來,城市化進行到現在,“具有高密度智力創新、高附加值特性的文化產業,已經成為創新創業最活躍的領域”。實際上,自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發生以來,世界經濟總體趨向疲軟甚至衰退,可是,文化及相關產業卻逆勢成長。

然而,寧波的文化產業在副省級城市中,尚不出彩。

拿“隔壁”杭州來說, 2012年杭州已加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全球創意城市網絡。2018年,杭州文創產業實現增加值3347億元,同比增長11.6%,占GDP比重達24.8%。

同年,寧波文創產業增加值793.7億元,不到杭州1/4,占全市GDP比重也僅為7.4%。

在擴大城市競爭力的這條新“賽道”上,文化產業已成為寧波一塊亟待填補的短板。而根據2019年寧波市政府工作報告設定的目標,文化產業增加值要增長10%。

如何發力?

其實,近年來,寧波不少文博機構已在文創方面有所嘗試,但未能掀起多少水花。

以天一閣為例,截至2018年10月,三年間,天一閣博物館自主開發近50件文創產品,還設計第一個藏書樓卡通形象代言人。但對此,連寧波當地很多市民都不知曉。

最近,還有市民在寧波民生e點通上詢問:“故宮的文創產品一年銷售15億,天一閣有計劃生產文創產品嗎?”這一問,顯得著實尷尬。

圖片來源:網頁截圖

徐清泉認為,博物館文創開發難以打開局面的一個共性瓶頸是:“

文化事業單位里懂文創產品研發的人不多、懂文創產業市場的人不多,而懂文創產品市場的人可能又不懂文化資本運作。”

“復合型人才很缺乏。”徐清泉說,“把文化資源‘盤活’為文化創意產品,還需要文博機構、創意設計、制造業、運營推廣、資本運作等多領域、多行業有機銜接”。

其中,陳珊珊提出,寧波創意設計實力尤為薄弱。她從文具產品開發公司了解到,行業很多創意設計人員都需要從上海或北京引進, “寧波文化創意人才非常緊缺,文化產業還未形成氣候”。

根據寧波市人社局發布的“寧波人才緊缺指數”:2015年,文化創意人才是寧波8個“極度緊缺”崗位之一;2016年,文化創意人才仍處“緊缺”區間,屬于寧波最緊缺的三類產業人才之一。在這樣的情況下,寧波廣告創意設計從業人員還出現流失現象,由2016年21283人減至2017年14864人。

因此,《“創意寧波2020”建設計劃》中,寧波提出多項智力引進手段:

到2020年,各區縣(市)引進符合上述認定標準的創意設計產業高層次人才10名、團隊1個。對于引進的人才和團隊分別給予一次性10萬元和30萬元的補助。

每年召開10場以上傳統工藝與創意設計公開課,邀請國內外大師來甬授課與交流經典案例。

聘用創意設計專家、企業人才等到高校、文化研究機構等單位兼職,并通過人才帶團隊等方式促進產學研一體化,到2020年,全市高校、文化研究機構聘用上述人才至少20名……

單霽翔作為文化產業中的頂尖人才,寧波聘請其擔任“創意寧波2020”建設顧問,這一動作本身,正是踐行“創意寧波2020”的一個標志性事件。

而對于寧波如何開發文創產品,單霽翔的想法是:“寧波有其獨特的文化,文創方向跟故宮肯定不一樣,這需要深入研究當地的生活和環境,要多和來寧波訪問的游客進行面對面交流,集思廣益。”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責任編輯:

聲明: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,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。
閱讀 ()
免費獲取
今日搜狐熱點
今日推薦
白洁中特玄机高手论坛 捕鱼游戏赢钱的 重庆彩开奖号码查询结果 靠谱的棋牌赢钱游戏 比分网足球即时比分 微信大小单双群 11选5任2技巧稳赚 幸运飞艇前二前三漏洞 时时彩有什么技巧 破解极速时时软件 微乐棋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