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洁中特玄机高手论坛|看图解码马横财图解特
>娛樂>>正文

B站大戰蔡徐坤:偶像與圈層社區各自的風險與困境

原標題:B站大戰蔡徐坤:偶像與圈層社區各自的風險與困境

文 │ 谷雨

事情遠未結束,圍繞在蔡徐坤身上的爭議遠未結束,最近與B站的交鋒,又一次將他推向了風口浪尖。

4月12日下午16時許,上海正策法律事務所發給上海寬娛數碼科技有限公司一份律師函。十分鐘后, @蔡徐坤工作室 轉發了這份律師函,隨后#蔡徐坤給B站發律師函#的詞條頃刻間竄上熱搜,事態開始擴大。

一石激起千層浪,網友對這件事表現出不同的態度。大部分網友認為,B站里明星的鬼畜視頻多的是,吳亦凡和唐國強都有,為什么他們不告B站,反而是蔡徐坤忍受不了,“太玻璃心了”。

少數人則表示,B站首頁會推薦大量蔡徐坤的鬼畜視頻,但的確有一些內容不堪入目,甚至是將藝人的頭與身體分割開,或將藝人換臉成“性宣傳片”中的主角,在網上造成大量傳播。

是是非非,紛紛擾擾,繼NBA新春賀歲大使身份后,蔡徐坤再一次被推到風口浪尖,而這次蔡徐坤面對的是二次元符號“圣地”,B站。

就在昨天,#B站被曝低俗內容泛濫#沖上微博熱二位置,蔡徐坤又成為眾矢之的,網友不解的是,為什么央視一條去年的新聞能夠在昨天毫無征兆上了熱搜,認為蔡徐坤背后的資本強大,而蔡徐坤粉絲的反應是,“無背鍋,不IKUN”。

作為通過互聯網選秀在短短時間內躥升出來的第一位本土偶像,蔡徐坤正走鋼絲上行走,而其團隊缺乏合理運作的能力,讓蔡徐坤一次又一次陷入險境。

可以說,與B站的宣戰中,以三股龐大社交圈層為代表,輿論在這里產生了激烈反應,這背后是粉絲文化、二次元文化、和喪文化的社交混戰。

他背后不僅僅是偶像工業產業體系不完整帶來的主流與產業的誤差,更是明星藝人與圈層社區之間被激化的矛盾。糟糕的是,明星藝人與圈層社區之間的交鋒對戰,從矛盾激化上升到社會輿情事件,他不是第一個,也永遠不是最后一個。

一份風口浪尖的律師函

在這份律師函里,蔡徐坤委托上海正策法律事務所和上海天尚律師事務所兩家事務所,對上海寬娛數碼科技有限公司主辦并經營的互聯網站“嗶哩嗶哩彈幕網”上,發布的嚴重侵蔡徐坤權利的相關內容,通知寬娛數碼科技有限公司。

據該份律師函指出,寬娛數碼科技有限公司經營的B站上,有大量故意侮辱、濫用肖像,使用諸多侮辱性詞匯對蔡徐坤個人表演素材進行惡意剪輯并傳播,嚴重侵害了蔡徐坤的名譽權、肖像權和表演者權利,部分個人及自媒體已經涉嫌構成刑事犯罪。希望寬娛數碼科技接到律師函后立刻刪除侵權內容,并斷開其他侵權鏈接。

正是這份律師函,直接激化了蔡徐坤與B站的矛盾。

在律師函發出的3個多小時之后,晚上20點許,B站做出回應,表示律師函經過熱心網友轉發后已收悉,相信法律自有公斷,并附上一篇人民網于2002年發出的新聞《看輿論監督中“公眾人物”的名譽權問題》。言詞之間,是對蔡徐坤方律師函的質疑。圍觀吃瓜者不在少數,對于B站的態度,網友幾乎一邊倒的認為,“B站這次太剛了。”

支持B站的用戶表示,僅僅只是鬼畜視頻而已,蔡徐坤狀告B站就是在與他們對立,與他們為敵。但在蔡徐坤粉絲看來,鬼畜玩梗可以接受,但將藝人的頭部PS成籃球,甚至將割掉頭顱的視頻上傳到B站供用戶觀看,并進行大量傳播,就是網絡暴力。

一時間,蔡徐坤粉絲和B站擁護者們形成對立,雙方互不相讓。尤其是蔡徐坤的兩個大粉絲團之一的蔡徐坤粉絲團官微,發布永久退出B站的微博之后,更讓吃瓜群眾的熱情變得高漲起來,“B站不缺你們”“求求你們快走吧,還B站一個清凈”。更有人表示,沒有蔡徐坤這份律師函,根本就不認識蔡徐坤是誰。

骨朵就這份律師函咨詢了安理律師所合伙人楊曙光律師,他對蔡徐坤事件中的名譽權、肖像權、以及表演者權做出解讀。

在他看來,任何一個主體采取詆毀、誹謗等侮辱方式將正常視頻剪輯、或截取某一段視頻擴大化,產生歪曲事實,并導致對個人的社會評價降低,侵害了個人名譽權。

而個人形象在沒有經過本人許可,就用于任何對外公開的商業活動的情況下,已經構成侵犯公民的肖像權,這無關公眾人物還是普通公民。像是B站UP主自己剪輯上傳作品,并且獲得投幣打賞,就算侵權行為。

表演者權是表演者在表演時賦予個人能力、天賦時產生的權利,而網上流傳的蔡徐坤惡搞視頻,是用戶沒有經過出品方同意,擅自轉播或者截取行為,并將其傳播到網絡上,本身也是侵犯出品方版權的行為。

公眾人物維護自身權益的方式眾多,遇到網站上存在大量侵害公民自身權益的信息,通常先向網站主張權利,要求網站刪除并提供實際侵權方的信息,然后再向真正的侵權人主張權利。但如果網站不配合,讓破壞性的負面影響繼續擴大,那么網站就該承擔責任。

而在蔡徐坤事件中,既存在著肖像權,又存在表演者權、名譽權受損問題,無法割裂對待。

事實上,盡管雙方因為律師函的“激戰”暫時沒有結果,但在輿論中已經不重要了。造成此次沖突的真正原因在于,蔡徐坤通過一紙律師函,將自己徹底放在了一個龐大群體的對立面,而他也因此點燃了公眾群體消遣他的熱情。

在蔡徐坤之前,局座張召忠、雷軍、唐國強、吳亦凡、黃子韜等都曾霸屏B站,惡搞視頻的播放量不亞于蔡徐坤。

流量如吳亦凡、黃子韜面對惡搞視頻也是選擇接受和放任不管,吳亦凡的即興freestyle“這個面它又長又寬,這個碗它又大又圓”以及黃子韜的“我選擇狗帶”也已經被網友玩壞。而蔡徐坤恰恰選擇了一種“最壞”的處理方式。

三種文化的社交戰爭

一直以來,B站以鬼畜文化出名,社區容納著最核心的二次元群體,UP主們構成了B站的內容生態。在鬼畜區里,UP主們自己剪輯上傳搞笑的鬼畜視頻,并以此引領潮流文化,以往吳亦凡和唐國強都曾在鬼畜區中“C位出道”過。

B站知名的鬼畜UP主"伊麗莎白鼠"曾以以唐國強飾演的經典人物角色諸葛亮為素材,制作很多風靡B站的作品,至今穩居鬼畜區排行榜前列。今年1月,唐國強就曾參加B站在上海舉辦的"BILIBILI POWER UP 2018年度UP主頒獎",頒獎典禮上他感謝鬼畜區,讓20年前的角色通過鬼畜火起來。

而蔡徐坤與B站矛盾激化的導火索,與今年年初NBA邀請他擔任新春賀歲形象大使不無關系。

當時蔡徐坤以球迷的身份與其他形象大使利拉德、字母哥、湯普森三位NBA的超級明星一起出鏡,拍攝了三支春節的宣傳短片,這件事一下擊中了體育球迷的神經,他們對這位“代言人”表示拒絕。甚至在媒體看來,蔡徐坤和NBA的合作,讓他本人遭受了不少非議。

流量偶像背后是龐大的女性群體,而體育球迷背后則是千千萬萬個男性用戶。直男拒絕蔡徐坤大使身份背后,是球迷們對其形象的質疑。

此前,在公開領域,蔡徐坤并沒有在籃球上有過多展示,反而是唱跳歌手形象深入人心,這讓NBA球迷們難以接受,他們無法想象一個在舞臺上會涂口紅的偶像,能和籃球運動產生聯系。和NBA合作背后,是男性審美與女性審美的直接對撞,蔡徐坤也由此在微博和虎撲上受到不少直男的diss。

他們千方百計的找出蔡徐坤不適合與NBA合作的證據,一段他在《偶像練習生》參加節目時的自我介紹片段被直男們挖了出來。

視頻片段里,面對鏡頭蔡徐坤向觀眾做自我介紹,“我叫蔡徐坤,我喜歡唱、跳、RAP、打籃球”,隨后借籃球為道具,做了幾個打籃球的動作,伴隨著BGM音樂響起,蔡徐坤扔掉籃球,跳了一段舞。

本來是一段在選秀節目中正常的選手自我介紹視頻,但當換了另外一種語境,另外一個群體去解讀時,就悄然變了味道。“你打籃球的樣子像蔡徐坤”的梗迅速在微博上流傳開來。

當這個段子火到B站時,事態已非蔡徐坤團隊所能控制,從體育圈層再到二次元,圈層碰撞之間,蔡徐坤已經儼然成為了另外一種意義上的社交消費品,顯然是黑而非紅。

UGC內容泛濫、以視頻為主的B站社區里,UP主們用自己強大的娛樂精神,剪輯出了一版又一版的鬼畜視頻,有的UP主甚至一幀一幀手繪出蔡徐坤打籃球的簡化視頻上傳,相關視頻在B站首頁以萬為單位流傳著。

如果說以上是體育球迷和B站的二次元用戶們的“狂歡”,另外一個社交群體也在其中扮演著重要角色。在去年#蔡徐坤NMSL#的話題沖上熱搜時,是“狗粉絲”們在背后推波助瀾。

當時,他們混入蔡徐坤的部分粉絲群,打下“Never Mind the Scandal and Liber”的言論,并告訴群里的粉絲,說它意味著永遠不要理會謠言和重傷的意思,希望粉絲能夠刷屏重復。于是一些蔡徐坤粉絲開始在群里重復他們的言論。NMSL的梗由此而來,并迅速席卷網絡,就連前段時間國民老公王思聰和草根作家花千芳互懟時,NMSL也赫然在列。

NMSL在狗粉絲語境中,是拼音縮寫,代表侮辱罵人的言論。在《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》的一份報道中,對狗粉絲以及背后的文化進行了闡述:

‘狗粉絲’所使用的語言,除了帶有川渝方言與東北話的地域風格,在對字母與標點符號的使用上,繼承了“火星文”的密碼,這有效隔絕了網絡主流文化的沖擊與干擾,為‘狗粉絲’制造網絡暴力提供了保護。

“狗粉絲”出自網絡亞文化,伴隨網紅直播和喊麥產生,以抹黑和侮辱他人取樂并彰顯存在感,是喪文化的扭曲體現。同時報道中還指出,“狗粉絲”通過移花接木、栽贓嫁禍的方式,來彰顯群體力量。當網絡亞文化失去對抗權威的能量,將矛頭轉向民間普通人的時候,危機或正在醞釀。

“狗粉絲”群體有一個怪異的群體代表對象,即微博上的 @帶帶大師兄,他曾經是一位網紅主播,因為粉絲群體是“狗粉絲”而著名。

在這次蔡徐坤與B站的對戰中,@帶帶大師兄也立刻轉發了該條微博,“狗粉絲”也就是俗稱的口嗨粉們很快注意到這件事情,蔡徐坤又一次成為了娛樂消費的對象。

可以說,與B站的宣戰中,以三股龐大社交圈層為代表,輿論在這里產生了激烈反應,無論是蔡徐坤背后的偶像現象,還是B站中的鬼畜現象,亦或者“狗粉絲”,這背后是粉絲文化、二次元文化、和喪文化的圈層文化混戰。

自微博下沉之后,以碎片化和算法機制為主的微博社交上,這些群體和圈層文化正在發聲,并逐漸成為微博的新主人。它們被隨機推送到大眾面前,讓每一個接觸到這類信息的人,不可避免的遭受影響。

偶像的蜜糖與砒霜,蔡徐坤的囚徒困境

作為互聯網選秀出來的第一位偶像,蔡徐坤算不上幸運。他享受著流量偶像帶來的紅利,同時也遭受流量的副作用。

當大眾對流量藝人們一部一部出演爛片付出時間、為他們拙劣的演技買單,為他們搶占公共資源而厭煩的時候,大眾層面的流量藝人們已經進入了后流量時代。曾經對流量藝人一呼百應的而感到的好奇,如今都變成了指責。這是影視圈和娛樂圈內容回歸市場的必然,流量不再是衡量藝人成功與否的標準,作品才是。

蔡徐坤身上,同時“流淌”著偶像與流量的兩種基因,但于大眾而言,他們對蔡徐坤的審視是以流量為主,而非偶像。一方面偶像文化并不是國內的主流文化,缺乏完備的工業生產體系和大眾的渠道,偶像文化產業在中國舉步維艱。

另外一方面,以往從韓國歸國的偶像們,都先后投身影視領域,大環境如此,蔡徐坤自然也免不了步前輩后塵。他此前出演的網絡劇《我才不會被女孩子欺負呢》播放成績在同類型影片中雖高,但豆瓣評分卻并沒有及格。

2018年誕生的選秀偶像蔡徐坤,他在享受千萬粉絲簇擁的同時,大眾也在對這位新晉流星進行嚴苛的掃視。但遺憾的是,到目前為止,蔡徐坤并沒有制作出足以讓大眾驚艷的出圈作品產生,遭到流量反噬是必然的事情。

粉絲行為,偶像買單,無論是“染黑發送福利”還是“潘長江”的輿論事件,蔡徐坤粉絲的行為也曾遭到大眾反感,再加之流量藝人粉絲的控評行為,侵占普通網友的表達權利,也早就讓蔡徐坤成為眾矢之的。

而和B站的對戰中,蔡徐坤及其團隊沒有厘清藝人實際所處的輿論環境,即便爭議發生,也并未作及時補救,而是任由事態發展,任由輿論發酵。

對B站群體缺少研究和嚴謹對待,將藝人公民身份放大,而非娛樂公眾人物身份,簡單粗暴的轉發律師函行為,將藝人與另外一個圈層群體進行對立。多個因素綜合下來,才導致事態蔓延至今,團隊暴露出缺乏應對此類事件的經驗。

經此一役,無論結果如何,蔡徐坤未來的路未必好走。而偶像經濟的蜜糖與砒霜,也讓蔡徐坤正遭受著他的囚徒困境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責任編輯:

聲明: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,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。
閱讀 ()
投訴
免費獲取
今日搜狐熱點
今日推薦
白洁中特玄机高手论坛 押大小方法 凯天娱乐官方网站 重庆时时彩网 抢庄牌九app下载 北京pk10官网开奖直播 彩无敌河内5分彩计划 pk10极速赛车走势图 手机app制作软件 极速赛车软件怎么下载 pk10冠军综合走势图